您好,欢迎来到杭州劳动律师_杭州律师事务所_杭州律师_四乔姚青!

劳动关系解除后的后合同义务的范围

发布时间:2020-06-16 472人看过

 杭州劳动律师整理,

 劳动关系解除后的后合同义务的范围
——童某雷诉北京中科联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1民终7819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劳动争议纠纷 
3.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童某雷 被告(上诉人):北京中科联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联众公司) 

【基本案情】 2015年9月6日,童某雷入职中科联众公司工作,双方订立了期限为2015年9月6日至2018年9月30日止的《劳动合同书》,约定岗位为研发总监。自2016年9月开始,中科联众公司未发放童某雷工资。2016年12月2日,童某雷签署《个人声明》,载明其组织三人伪造中关村信用促进委员会工程验收材料中的专家签名。当日,童某雷与中科联众公司签订《工作交接协议》,约定“童某雷承诺在离职前将完成:1.依照中关村信用促进委员会要求完成项目验收事宜,要求获得三名高级职称专家签字,且该三名专家具有行业影响力;2.完成物联网项目验收工作交接,由公司确定的交接人出具书面验收报告;3.在完成上述工作后,公司会在一天之内结清其工资。如果相关工作无法顺利完成,会接受公司相关处理”。2016年12月5日,中科联众公司作出开除童某雷的决定。

    后中科联众公司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童某雷办理工作交接、支付给公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187555.88元。仲裁委出具了京海劳人仲字[2017]第6192号裁决书,裁决童某雷按照《工作交接协议》办理工作交接,并驳回中科联众公司的其他仲裁请求。中科联众公司认可该裁决结果,童某雷对此不服,诉至法院。 

    另查,童某雷曾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中科联众公司支付其工资、绩效工资及25%的经济补偿金等,仲裁委出具京海劳人仲字[2017]第1526号裁决书,支持了童某雷的部分仲裁请求。中科联众公司对该裁决书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该案正在审理中。

    庭审中,童某雷主张其离职时无接替人员、中科联众公司未提供工作交接条件故无法交接;且上述协议中载明的“中关村信用促进委员会项目验收”应由项目甲方(即中关村信用促进委员会)进行,验收工作不属于童某雷的岗位职责。中科联众公司认可中关村信用促进委员会项目验收应由甲方进行,但主张中科联众公司作为乙方有配合验收的义务,同时认可在童某雷离职时,无人接替其未完成的工作。 

【案件焦点】 如何认定解除劳动合同后的劳动者需要履行的“工作交接”的后合同义务的内涵。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根据查明的事实,童某雷与中科联众公司签订了《工作交接协议》,但该协议中载明的两项交接内容(第一项为“按照中关村信用促进委员会要求完成项目验收”,第二项为“完成物联网项目验收工作交接,由公司确定的交接人出具书面验收报告”)并非就其工作状况及进展情况与公司确定的交接人进行说明,亦非将其未完成的工作内容和已完成的工作成果等转移给他人,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工作交接。另外,考虑到中科联众公司已经与童某雷解除了劳动合同,童某雷现已离职超过半年,其亦明确表示无法继续完成上述工作,故上述工作内容已经不具备履行的条件。因此,对童某雷要求无需履行双方签订的《工作交接协议》,本院予以支持。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九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确认原告童某雷无需履行与被告中科联众公司在2016年12月2日签订的《工作交接协议》。 中科联众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同意一审法院裁判意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后合同义务,是指在合同终止后,当事人根据诚实信用原则而应当履行的旨在维护给付效果或者妥善处理合同终止事宜的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违反后合同义务给对方当事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条对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后双方的义务作出了规定。其中用人单位的法定的后合同义务是为离职员工出具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证明,并在15日内为劳动者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上述用人单位应当承担的后合同义务,系基于劳动关系的强制性的附随义务,法律为用人单位添设的这一强制性后合同义务,不是建立在互负给付义务的双务合同之上,而是基于对劳动弱势群体的保护,该义务在劳动关系中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不受其他因素的制约,不因员工的过错而免除。 对于劳动者的法定的后合同义务是“按照双方约定,办理工作交接”。

    对于工作交接的内容,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大多数情况下,对于工作交接的内容,可以根据双方的约定,按照约定内容进行交接,但是实践中,用人单位基于其强势性地位,在劳动者离职时,对于工作交接的内容作出了较多的约定,有些事项甚至无法继续履行,因此对于办理工作交接的实质意思,需要予以明确。在判断是否履行上述工作交接协议时,不仅要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确认协议的效力,还应当实质审查交接协议的内容是否符合离职后办理工作交接的应有之义。 

    本案涉及劳动合同法规定的解除劳动合同后,劳动者应当办理工作交接手续的后合同义务。作者认为,工作交接指的是劳动者就其工作状况及进展情况与公司确定的交接人进行说明,将其未完成的工作内容和已经完成的工作成果转移给他人。本案中,童某雷与中科联众公司签订的《工作交接协议》中载明的第一项、第二项交接内容,系双方约定的童某雷在离职前需要继续完成的未完成的工作任务,而非就其工作状况及进展情况与公司确定的交接人进行说明,亦非将其未完成的工作内容和已完成的工作成果等转移给他人,不属于童某雷在劳动合同解除后应当履行的后合同义务。因此,法院支持了童某雷的诉讼请求。

杭州劳动律师事务所,杭州律师,姚青 来源 劳动纠纷 中国法制出版社

↑上一篇:符合劳动法律关系内涵的用工关系应当认定为劳动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

杭州劳动律师_杭州律师事务所_杭州律师_四乔姚青

手机:15757206988
座机:0571-85596869   传真:0571-85596869
邮箱:925294914@qq.com
地址:黄姑山路29号颐高创业大厦809室

扫码关注微信

扫码浏览手机站

Copyright © 杭州律师四乔姚青律师 杭州劳动律师 ICP备案号:浙ICP备1804210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10224号